马会一肖一尾中特介绍官网 www.jlzzo.icu 幾日前與老同事聚餐閑聊。老大哥說起直接租賃,直道懊悔,直言直租風險太高,意外頻發,實非良品。

餐桌閑敘,各表春秋。鄙人對直接租賃倒真沒有那么悲觀。

鄙人從業不長,亦有八年,對于直接租賃,操作不多,但也有幾例,且在幾個東家任職時均有操作。有喜有悲,有成功也有失敗。今天鄙人就分享一下其中幾個典型案子,其中有鄙人親自操作的,也有目睹同業的案例,聊聊這其中的悲喜,經驗與教訓。

壹  為山九仞,功虧數額

第一個典型案例是鄙人操作的第一個直租的案子,也是鄙人入行以來做業務的第一個案子,融資金額560萬,記憶尤深。不要覺得這個案子金額小,彼時,這個案子金額不算小了。而且當時該案子的額度是分公司老大、我的老板權限之上的案子,在分公司比較艱難的時候,老板為我這初出茅廬的新手再三爭取,還是十分感激的。

由于老東家標準化程度較高,操作層面上按照要求完成即可,而且剛入行不久也不曉得合理與不合理的地方。此案子設備供應商有三家,由出租人在承租人指定下簽署三方購買合同(亦或是三方委購合同,記不太清晰)。供應商不需要面簽,相關文書可快遞至供應商簽署。其中兩家供應商應該在項目地周邊簽約較為方便。另一家供應商在北京周邊,簽約是拜托北京的老同學到供應商處代勞。其余合同也簽署完畢。

老東家對直租要求見票(發票)、設備交付后付款,現匯全款支付,設備交付由承租人簽訂設備交付確認文書。其他法律文書也簽署完成。鄙人的第一個案子,心情澎湃可想而知。操作流程無虞,但項目最終未操作成。故障并非在直租上,而是在擔保問題上。

承租人兩個股東,大股東內資占比60%,小股東臺籍自然人,占股40%。小股東安排其妹在承租人任職,作為其權益代表人,任財務總監之職。老東家臺資企業,對于臺資背景尤為青睞,項目操作之時收益上已作出讓步,但要求臺籍股東提供擔保,并簽署臺版“大本票”——如同大陸的保函之類的文書。臺籍自然人股東不在大陸,也記不得是直接設定了其妹作為保證人簽署大本票,還是由其授權其妹簽署。總之是其妹簽署大本票。

開始在鄙人多次電話溝通臺籍自然人股東,說服其提供擔保后,其妹簽署了大本票。法律文書全部簽署后文審審查時發現,大本票提供擔保的金額出現了小差錯。具體差錯多少不記得了,差不多就是租金總額跟融資總額之類的錯誤。在第二次去找臺籍股東之妹重新簽署大本票時,其不想提供擔保而未簽署。也就導致擔保措施無法落實,導致案子未能操作。

順便說一下,臺灣省資

[1] [2] [3] [4] [5] [6] [7]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