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会一肖一尾中特介绍官网 www.jlzzo.icu 導語
本文重點在于探討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2016)最高法民終286號民事判決書中的“租賃物特定化”問題,未觸及該判決書中涉及的其他法律問題。

為使讀者充分、系統了解當事人雙方的訴訟思路以及人民法院的裁判思路,本文盡可能摘取了該判決書的相關內容。文中對案件當事人均做了隱名處理:甲公司代表出租人(金融租賃公司),乙公司和丙公司代表承租人。

相關案情簡介(摘自判決書原文):
2011年6月20日,甲公司與乙公司、丙公司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

合同約定:乙公司將其擁有真實所有權并有處分權的租賃物轉讓給甲公司,甲公司將租賃物出租給乙公司和丙公司使用,甲方支付租賃物轉讓款后,依法取得租賃物所有權,租賃期限內由承租人占有和保管租賃物;租賃物的轉讓價款為人民幣300000000元整,租賃期限為三年,租賃物起租日為甲方向乙方支付租賃物轉讓價款之日。

租金以租賃成本和租賃利率為基礎計算,由租賃成本與租賃利息構成,租賃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人民幣1-3年期貸款基準利率上浮20%。租金共分十二期支付,承租人按照等額本息法每季度向甲方支付一次租金;

《融資租賃合同》同時約定:承租人應向甲方支付租賃手續費人民幣9000000元、租賃保證金30000000元。甲、乙、丙三方一致同意,該款項由甲方在支付租賃物轉讓價款時直接扣收;承租人連續二期或累計三期未按合同約定向甲方支付到期租金視為承租人根本違約;若承租人發生預期違約或根本違約,甲方除有權按照合同約定要求承租人承擔違約責任、賠償損失外,還有權采取多項措施,包括提前終止合同,向承租人追索合同項下承租人應付的所有到期未付租金、違約金、損害賠償金、全部未到期租金和其他應付款項;

同日,甲公司與邢某、A公司簽訂了保證合同,約定邢某及A公司為上述《融資租賃合同》項下承租人的全部債務提供不可撤銷的連帶保證責任。

后因乙丙公司未按《融資租賃合同》約定按期支付租金,甲公司向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乙丙公司支付到期未付租金112734901.2元及按合同約定支付違約金,同時要求保證人按保證合同約定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摘自二審判決書原文):
案涉《融資租賃合同》系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約定的內容并不違反有關融資租賃合同的相關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各方當事人均應依約履行。

合同簽訂后,甲公司依約履行了合同義務,乙公司、丙公司欠付到期租金顯屬違約。甲公司依合同約定,按照

[1] [2] [3] [4] [5]  下一頁